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出 请兵


  〖夜行船引〗(外冠带,小生扮中军,各役引上)昔日甘棠今在否?再来人惭愧并州。皂盖犹新,乌纱尚好,只有白发数茎异旧。
  
  五彩前旌八座车,重来犹佩旧金鱼。
  爱棠父老衰同我,骑竹儿童大似初。
  下官受命以来,兼程到任,闻得蛮兵甚是猖獗,已曾差人侦探去了,还不曾回报。今日先把将士检阅一番,好待临时调发。分付中军官,传谕各营将领,听候过堂!
  (小生传介)
  (末、丑、净、老旦,扮衰老将上)
  戏箱盔甲儡场戈,取笑行头奈战何?
  力少按鞍难顾盼,只因饭不善廉颇。
  (进见介)各营将官参见!
  (小生唱名,外执笔点介)水营总兵钱有用。
  (末应,过堂介)
  (小生)陆营总兵武不消。
  (老旦过堂介)
  (小生)左营副将闻风怕。
  (丑过堂介)
  (小生)右营副将俞敌跑。
  (副净过堂介)
  (外)你们这些将官,都不是我的旧人了。
  (众)将官们都是京营小校,因为助饷有功,不次升来的。
  (外)你们这样衰老,又且都是病躯,将来怎么样去杀贼?
  (众)不敢瞒老爷,将官们原是不曾杀过贼的。闻得人说,这边地方承平,武官好做,故此在兵部乞恩,补了这边的缺,原只说来坐镇雅俗的,不想一到地方,就多事起来。年纪原大了几岁,近来为忧国忧民,不觉愈加老迈了。如今求老爷题疏,请朝廷另选精壮的来代职,将官们情愿降级调用。
  (外怒介)你们既受朝廷爵禄,就该不辞衰老,捐躯报国才是!怎么说这等委靡的话?速速去料理器械,抖擞精神,伺候征剿!若误事机,军法未便!
  (众应介)只知钱有用,都言武不消,今日闻风怕,明朝俞敌跑。(下)
  (外叹介)你说这样的武备,这样的将材,怎么教洞蛮不思作反!

  〖驻马听〗军气休囚,武备多年偃不修。怎禁那祸生苍卒,变起萧墙,利失遐陬。似这般人人告老把生偷,教我单骑遇敌凭谁救?(叹介)拼一个马革尸收,还只怕乱军中,狐死难丘首。
  
  再传谕各营兵士,听候唱名!
  (小生传介)
  (生、小旦、净、丑,扮老弱兵丁,破衣旧帽上)三餐冷粥菜全无,庚癸于今倦不呼。年少金疮老来发,不堪秋气入肌肤。
  (小生唱名介)赵龙。
  (生应介)
  (小生)钱虎。
  (小旦应介)
  (小生)孙彪。
  (净应介)
  (小生)李豹。
  (丑应介)
  (外)叫那些兵丁上来!
  (众上,跪介)
  (外)你们这些兵丁,我老爷都还认得,只是为何这等黄瘦了?
  (众)当初老爷在这边,号令严明,纪纲整肃,军粮按时给发,将领不敢扣除。自从老爷去后,纪律不严,钱粮缺少,卯年支不着寅年的粮,一钱受不得五分的惠,个个都饥饿坏了么,老爷!(哭介)
  (外)你们放心,我老爷一到,决不使你们再受饥寒,快去调养精神,听候征剿,不可有误军机!
  (众应下)
  (外叹介)

  〖前腔〗一样貔貅,今日鸡皮昔虎头。可怜他金风刺骨,全没个玉粒充肠,只有些珠泪凝眸!(叹介)地方的事,被前人坏到这个地步,教我怎么补救得来?他人决海我防沟,将来淹没谁之咎?蒿目空忧,只好烧一炷志诚香,袖手祈天佑。

  〖不是路〗(丑扮探子上)侦探回头,蠢动情形一望收。(见介)(外)贼情虚实何如?(丑)禀老爷,他是真蛮寇,不比寻常蜂虿小罗喽。(外)有多少人马?(丑)人马虽多,还不足虑,只怕他一件,最堪忧。冲锋不用人如蚁,挡众全凭象似彪。(外)原来用的象战,这等他攻城用甚么器械?可曾破了几处城池?(丑)他用的是云梯、大炮,与掘地的器械。那沿山一带城池,都已失守了。只为无兵救,沿山几处城如斗,尽行失守,尽行失守!
  
  (外)知道了!你再去打探。
  (丑应下)
  (外叹介)贼强我弱,战守两难,如何是好?

  〖解三酲〗雨下处,正当屋漏;半江中,怎把船修?俺待要战呵,残兵羸将谁堪斗?分明是驱众莩,赴长沟!俺待要守呵,这饥民不火难增灶,赤地无沙怎唱筹?说便是这等说,难道就束手待毙不成?休僝僽,少不得要运筹借箸,勉护神州。
  
  叫中军官——,一面写下出师牌面,一面刻下按安榜文,候我相机遣用。这不过是虚示军威,使贼难料我的虚实,若要灭贼,须是请兵会剿。我连夜修下告急的表章,差你星驰进京,求朝廷速发大兵,遣重臣监督前来,不可羁误时刻。
  (小生)得令!

  羽书飞上九重天,伫望旌旗自日边;
  扫荡蛮氛靖蛮穴,不留蛮种肆遗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