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笠翁十种曲 > 风筝误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廿一出 婚闹


  〖女冠子前〗(老旦上)一官匏系人难到,儿未嫁,婿先招。
  
  老身梅氏。自从老爷上任,已经一载,烽烟阻隔,音信杳然。女儿年已十八,正当婚嫁之时。前日戚家来议婚,老身已经许诺,今乃成亲吉日,花烛酒筵俱已齐备,戚家女婿也该到门了。

  〖临江仙尾〗(副净带末上)嫖经收拾赋“桃夭”,且尝新淡菜,莫厌旧蛏条。
  
  (净扮掌礼请介)
  (丑纱巾罩面上,行礼照常介)

  〖山花子〗(合)双双拜罢笙歌闹,满堂贺客如螬。两亲翁金榜共标,戴乌纱旧日同僚。女和男青春并韶,衡才絜貌差不遥。苍天配就鸡鷃交。八两半斤,不错分毫。
  
  (老旦)你们移灯送入洞房,早些回避。养儿方识为娘苦,嫁女翻增阿母羞。(先下)

  〖大和佛〗(合)撒帐繁言休絮叨,听鼓谯,移灯送鹊入鸠巢。好良宵,闰年闰月更难闰,饶云饶雨漏难饶。你每人人尽识新婚好,当初也曾年少。不听见夫人语,他也曾做过新人,因此上厌烦嚣。

  〖隔尾〗行行不觉珠围到,绕室多将宝炬烧。(进房介)(副净)你们都回避,好待我揭去纱笼看阿娇。
  
  (众)双双入室调新瑟,各各归家理旧弦。(下)
  (副净揭纱巾看丑,惊背介)呀!我只道詹家小姐,不知怎么样一位佳人,原来是这样一个丑货!

  〖粉孩儿〗相逢处,顿将人佳兴扫。甚新婚燕尔,恼人怀抱。怎教我翩翩公子裘马豪,配伊行野鬼山魈!我戚友先一向嫖妇人,美恶兼收,精粗不择,丑的也曾看见几个,不曾象他丑得这样绝顶。你看鼻凸睛凹,说不尽颜面奇巧。
  
  (闷坐介)
  (丑)戚郎,我只得一年不见你,你怎么就这等老苍了?
  (副净惊介)

  〖福马郎〗(丑)为甚的一载分离人便老,全不似旧日的莲花貌?莫不是担愁闷,害相思,因此上把容焦?那一夜呵,我们好好的说话,被奶娘撞将来,你只说是夫人,跑了出去。我自那一夜直到如今,好不苦也!(副净大惊介)(丑)我终日把伊瞧,流尽了千行泪,才等得到今朝。
  
  (副净拍案,大怒介)唗!丑淫妇!你难道瞎了眼,人也不认得!我何曾到你家来?我何曾见你的面?我何曾撞着甚么奶娘?你不知被那个奸夫淫欲了去,如今天网不漏,在我面前败露出来!

  〖红芍药〗听说罢,怒气冲霄。斩伊头,恨无佩刀!我只道玄霜未经捣,又谁知被他人掘开情窍!如今,错认新郎作旧交,刚抬头,便把玉郎频叫。这供词是你贼口订招!难道说我玷清名,奇谤私造?

  〖耍孩儿〗(老旦持灯上)为甚洞房频厮闹?莫不是儿女娇羞甚,激那卤莽儿曹?女儿女婿成亲,为甚么争闹起来?我想没有别事,一定是为女儿装模作样,不肯解带宽衣。做公子的粗豪心性,不会温存,故此撒起性来。如今教我做娘的,又不好去劝得,怎么处?推敲,怎教我羞答答阿母温柔教?(副净)叫家人,快些打轿,我要回去。(老旦)呀!为甚的杜宇声声叫,便是要定省,天还早。
  
  (进见介)贤婿,为何这等焦躁?
  (副净)我不是你女婿,你的女婿,去年就有人做去了!
  (老旦惊背介)这许说得奇怪,难道我女儿有了破绽不成?
  (想介)就是有甚么破绽,也到上床睡了才验得出,如今怎么晓得?待我问来。
  (对副净介)女婿,方才的话,老身不懂,还求明白赐教。
  (副净)赐教,赐教,还是不说的妙!若还要我说来,只愁你要上吊!都是你治家不严,黑夜里开门揖盗,预先被别人梳栊了宅上的粉头,如今教我来承受这乌龟的名号!
  (老旦大惊介)怎么?我家门禁森严,三尺之童不得擅入,那有这等的事?请问贤婿,这话是那个讲的?焉知那说话的人,不是诽谤小女的么?
  (副净)请问:别人诽谤令爱,令爱可肯自家诽谤自家么?
  (老旦)他怎么肯诽谤自家?
  (副净)这等不消辩了。

  〖会河阳〗供状分明,不须驳招。(指丑介)是这从奸妇女亲来告。道是去年某夜三更,有人赴招,被乳母亲撞着,分鸳好。那人曾把我尊名冒,那人更比我尊容好。
  
  (老旦大惊,对丑介)怎么?你既做了不肖的事,为甚么又对他讲?好,好,从直说来,省得我做娘的发恼!被隔壁娘儿两个听见,笑也被他笑死!
  (丑)去年清明时节,有个戚公子的风筝,落在我家。他黑夜进来取讨,我与他说了几句闲话,其实不曾有甚么相干。我那一晚在灯下,不曾看得明白,如今只道是他说起去年的旧话来,那晓得不是那个戚公子。
  (老旦捶胸,气介)生出你这样东西,坏爹娘的体面,如今怎么好?

  〖缕缕金〗真冤孽,怎开交,难怪新郎怒发咆哮!教我有口难相劝,理穷词拗。丑名儿终被外人嘲,先愁隔墙笑,先愁隔墙笑。
  
  (对副净介)贤婿,是我女儿不争气,怪不得你发恼。只是你今晚若不成亲,走了回去,寒家的体面,固然坏了,就是府上的名声,也有些不雅。待老身替小女陪罪,求贤婿包涵,暂为夫妇。小女若不中意,三妻四妾,任凭你娶就是了。

  〖越恁好〗我劝你暂时欢好,暂时欢好,再觅凤鸾交。我小女呵,只图个中宫假号,专房宠,任你去别涂椒。我只要这名儿不向金榜标,便是你封妻的荫诰。不瞒贤婿说,你丈人第三个小,与老身最不相投,就在隔墙居住,若还与他知道,老身这一世,怎么被他批评得了?外人笑,还在那背后把便宜讨;内人笑,怎经他对面讥弹巧?
  
  (副净)这等与他说过,我成亲之后,就要娶小的。世上的妇人,偏是丑而且淫的,分外会吃醋。不要等我娶小的时节,他又放肆起来。
  (老旦)有老身在这里,贤婿不要多虑。女儿过来!(扯丑近副净介)
  (副净)说便是这等说,我只好饶你个初犯,以后若再如此,我要连前件一齐发落的!

  〖红绣鞋〗(合)蒙胧且暂成交,成交,休教辜负良宵,良宵。看月影上花梢,谯鼓歇,鸟声嘈,急乘鸾,休待明朝,明朝。
  
  (老旦)老身去了。你两个好好的成亲,再不要多话。养女不争气,累娘陪小心。(先下)

  〖尾声〗(丑)戚郎!戚郎!我原封不动还伊好。你不信只验取葳蕤锁匙牢。(副净)便做道危城尚保,你这召寇官评,也难书上考。

  (丑)前度刘郎不再来,教人错对阮郎猜。
  (副净)已知误入天台路,且看你玉洞桃花开未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