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有容 > 改造野猪男 >


  缘起

  一个女人

  今天是十三号,星期五。

  天气阴,乌云厚重得像随时会掉下来……

  如果真的掉下来,在外面悠闲散步的人会逃得很仓皇吧?

  人呐,是不是随时要处于紧绷不松懈的状态,这样……实时遇到了突发状况,步伐也不会紊乱,神色照样从容?

  会有这样的感慨始于十分钟前的某事件。

  十分钟前她失恋了。

  毫无预警的被交往了一年的男友甩了!而且理由还虚伪到令人咬牙切齿!

  她想想,方才在咖啡厅里那家伙说了什么……

  “水仙,我想……我们分手吧!”

  因为毫无预警,她也没做错什么,所以这要求来得叫人错愕,她心里慌乱,脑袋里嗡嗡作响,根本无法接受。“为什么?”她在等待答案的同时,也很努力的想从过去的作为中找出理由。

 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一向感情平稳的两人非分手不可?是甲事件、乙事件……只是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吧?这样就分手?会不会太儿戏?

  “你知道的,因为你很忙,我们几乎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,所以……”

  “这好办,我们可以商量。”分手是很大的震撼,她不否认吓到了,可最坏的情形知道了,再来就没这么慌了。

  打量着威廉,发现他眼神闪烁,眼底看不到因为她的话而应有的宽心,反而像是她又扔了个更大的麻烦给他……

  一时间她明白了,她很忙而疏于见面不是问题,而是另有症结所在。

  “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说过,你喜欢独立、保有自己空间、不会时时黏着男友要你抽空陪她的女友。”她也喜欢有人陪的感觉,可每每一想到威廉喜欢她的理由她就忍住了。

  “我是这样说过没错,可是……”手机的响声打断了他的话,他看了一下上头显示的号码,颇有顾忌的看了寇水仙一眼,这才把身子侧向一边,遮掩的接起电话,低声开口,“宝贝,不是跟你说我处理好事情就会打给你吗?”

  宝贝?寇水仙眯了眯眼。事情到这里水落石出了,威廉想分手不是因为她太忙,不是因为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,而是……

  他的第二号“宝贝”出现了。

  她噙着冷笑一把将他手中的电话夺了过来,努力的压抑着破口大骂的冲动,以着最冷静的语气开口,“哈啰!我是威廉·哈顿现任女友,不过几分钟后就要成为前女友了。”

  威廉吓了一跳,想把电话抢回来,可他才站起来,她的长腿便使力的往上扬,分毫不差的命中他男人的骄傲,再度跌回椅子上时,他痛得开不了口,除了呻吟声成功的阻止手上的手机被抢后,寇水仙继续说道:“也就是说,非常恭喜你,几分钟后你这偷偷摸摸的狐狸精就可以修成正果的直升天堂了。”

  看着威廉痛极的怒视着她,她无所谓的冷笑。都这种时候了,她无所谓!被讨厌、被憎恨都无所谓!她的在乎在意换得的是什么?威廉在乎她了吗?他如果真的在乎,这二号宝贝就不会冒出来了!

  在两人对峙的同时,电话另一端的女人也恼羞成怒的叫嚣起来,收回了视线,寇水仙冷漠的开口道:“欸!别急着抢话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,身为女人的我不会为难你,于是我打算给你忠告。一个男人在追求一个女人的时候,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!”

  “他是不是说过,在遇上你之前他轻视爱情,遇上你之后他甘心被爱情轻视这样的屁话?他是不是说过什么他每天都觉得很累,因为他在你梦里彻夜凝视你?他是不是也对你说过,最近眼睛真的有点奇怪,为什么满街的女孩他只看得见你……

  “呵呵,别太当真,也用不着太崇拜,这些都是网络上流传的把妹用语,而且这些话也不是你专属的,起码在你之前我就……”有个男人又想夺回手机,啧啧啧!就是有男人学不乖!

  “手机还……噢!”男人的骄傲再度受创,力道比上一回更猛,威廉顾不得公共场合中众人好奇的眼光蹲下身去,双手捧着不知道还挺不挺得住的骄傲,潸然落泪。

  她把该说的话说完,手机一阖,来到他面前蹲了下来。“来!你要的东西还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疯女人!”

  寇水仙盯着他抿了抿唇,目光一冷,忽地伸手拉开他的衣襟,将一整杯的热咖啡往里头倒。

  “啊,你这疯女人!很烫欸!你给我记住!”

  寇水仙冷冷的瞅着他。呵,给我记住?!“看来我的目的达到了!我们中国人有个古代的大坏蛋曾说过,不能万古流芳也要遗臭万年,当然这句话用在咱们的关系上是有那么点怪。

  “我想说的是,你记不得我的好所以玩劈腿,那么起码我要你记得我的坏,让你记得劈腿是要付出代价的。所以,以后你有第三号、第四号宝贝时,可要记得我的‘好’!说到底我还真是个‘善心人士’!”

  但这个“善心人士”一出了咖啡厅,走出了威廉的视线就哭了……

 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喜欢一个人;第一次有人试着接近在一般人眼中骄傲又冷漠的她;第一次有人觉得她连发脾气的样子都好可爱;第一次有人为她亲手烤了个蛋糕,虽然那蛋糕焦的比好的地方多,她还是很宝贝的慢慢的吃着,觉得那蛋糕美味极了;第一次有人陪着她光着脚丫子在雨中追逐嬉闹……

  没了!没有了!以俊再也没有人会拉着她做疯狂的事了!

  方才的噫测对了!外头还真下起了雨,为了怕别人发现她在哭,她选择走入雨中,只可惜雨下得不够大,她红红的眼眶、红红的鼻子还是引起一些人的侧目。

  再往前走了一些,她撞到一堵肉墙,头没抬,只轻声道歉,眼泪鼻涕齐下……

  有人递来了一条手帕,沉稳偏冷的声音由上头传来。“能哭是好事,别压抑着。”

  寇水仙收下了手帕,抬起头时,递手帕给她的男人已越过她继续往反方向走,她只来得及看到他的侧脸以及背影……

  好高的男人!

  雨渐渐下大,高挑男子的身影很快的没入了滂沱雨势中……

  一个男人

  今天是十三号,星期五。

  天气阴,乌云厚重得像随时会掉下来……

  事实上在他心中,那片厚重乌云早就落下了,落在他心中,狠狠的、毫无预警的砸下!砸得他错愕、愤怒、不甘心、难过……还有更多的伤心!

  闲言闲语、八卦讹言就像是污脏浊秽的乌云,云该是轻的,怎么也没想到一砸下来会这么有力道,让人仓皇闪避!

  亲情、爱情到底是什么?别人眼里的羡慕、他心中的得意,到头来竟是一场骗局!

  原来疼爱他的父亲竟是个可怕的凶手!即将步入礼堂的未婚妻是他安插到他身边的一颗棋,而他疼爱的妹妹竟是母亲背着父亲偷腥的结果?

  哈哈哈……一般羡慕他——关镜研身分地位的人,只知道他是天之骄子!

  关镜研穿着多有品味,长相俊美又高大,全然是男模似的衣架子。

  关镜研是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一流精英!

  关镜研是长风集团的总经理,未来的准接班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