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有容 > 改造野猪男 >
二十二


  离题了。“咳,这不重要!重要的是,在当年,林语倩是关镜研自己的选择,两人常同进同出,该是很恩爱才是。总之,豪门恩怨是非多,至今外人还是不明白他当年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。”

  “当年选择离开长风,我想他应该也不会想再回来吧?”

  “更何况他回来,长风最大的两股势力也早已形成,大概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。”

  “我的看法倒是有点不一样,我觉得……重点是关镜研想不想回长风,绝对没有回得去回不去的问题。”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后,穿夹克的男子又继续说:“正如秀雄说的,关宏宽并不是意外身亡,不太可能对于接班人的事毫无安排,我想律师手上也许有他的遗言。”

  “你们觉得遗嘱里会有什么劲爆的内容吗?”

  “也许会有吧。”

  接下来他们的谈话内容又扯到买股票投资的事,让滕英纱听得猛打哈欠,于是快快吃完早餐就进公司了。

  滕英纱和关老爷有过数面之雅,他给她的感觉是个严肃威严的老人,知道他死了她心里有点难过,可也还不至于像梅良这么夸张。“你老实说,水仙那个case的钱,你是不是还没收到尾款?”

  “收到了啊,不是早跟你说过了?”讨厌,她怎么眼眶红了。

  “是不是支票还没兑现,你怕跳票?”

  “支票兑现了。”

  “那你哭什么?”

  “我我……我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觉得那么好的客户就这样走了,很可惜嘛!”梅良有些尴尬的脸红。掉眼泪这种“有血有泪”的事和她平常敛财时的冷酷作风大不同,可是……

  滕英纱看了她一眼……了解,她非常的了解!就好像她长得娇小,又一副“童颜”的楚楚可怜样,别人压根儿不会想到她是功夫高手,若不是亲眼所见,也不会想到她是蜘蛛、蟑螂……诸多昆虫的克星!

  当然,像被她收容在寇水仙家,可却尚未被发现的流浪小猫、小狗、小……乌龟其实都不是她捡回来收养的,而是受人之托、忠人之事。

  至于“委托人”嘛……当然就是彩漾最酷、最残、最无情的梅良大姐了!

  这家伙的心肠明明最软,可就爱装成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再继续逗她人家会害羞的!于是滕英纱很好心的转移了话题,“关老爷子去世的事,水仙只怕还不知道吧?”在那种连手机都收不到讯号的不文明地区。

  “大概吧,希望她能完成老爷子的遗愿。”

  这时,滕英纱无意间看到了日历,“昨天是水仙的生日呢!欸,去年还是我们三个一起庆祝的,今年啊……她在山上一定特别有感触。”

  “喂,你还记得她去年许了什么愿吗?”梅良在为自己倒了杯热开水时忽然问。

  还记得蛋糕是三个人都喝到快“茫”的时候才拿出来的,吹蜡烛许愿时,水仙还笑得疯疯癫癫,直嚷着明年要找个男人来爱!“她说她要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你觉得她的愿望会实现吗?”

  “你傻啦?那位小姐现在可是身处于一个未开发的蛮荒地带耶!那种地方她能结识什么样的异性?公熊,公穿山甲,还是公松鼠?在她接这case前也没见她有什么恋爱迹象,我想她去年许的愿,今年是损龟定了!”

  “你忘了吗?那个未开发的蛮荒地带,除了公熊、公穿山甲,还有公松鼠外,还有一个野猪男呀!”

  “野猪男?你以为咱们自视甚高的水仙小姐会看上一个野猪男?”

  “啊知,在饥不择食的情况,母猪都可以赛西施、胜貂蝉了,为什么野猪男不可以拚潘安?”

  “哈哈哈!梅良,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么幽默的人,”藤英纱当她是在开玩笑。“你别闹了!”

  “我很认真哟,也许呢……到时候不是咱们的水仙看不上野猪,而是野猪瞧不上咱们家水仙呢。”依她的愿呢,最好是“打平”就好,要嘛就看对了眼,要嘛就互看不顺眼,千万不要出现落花有意、流水无情的情况才好。

  滕英纱似乎看出她不是在开玩笑,突然敛起笑容。“喂,有件事我放在心中一段日子了,今天不问不快。”

  “你问吧,凭我们的交情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  “就我对你的了解呢,你这个人是死要钱没有错,可通常会谨慎考虑过一切才接case,可水仙的这个case……你叫一个年轻女子到这样一个蛮荒地区会不会太狠了?你就没想过水仙的安危?又……万一那野猪男是个混蛋或是禽兽,你叫她怎么办?”

  “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有把握?”

  梅良撇撇唇,“相反的,我还怕水仙把人家‘怎么了’咧!”

  “等等、等等,我为什么忽然串联到一件很不可能的事?”她看着梅良,眼底写满怀疑,“你……你该不会是因为水仙许愿要一个男人来爱,所以你才接下这case的吧?”

  哎呀呀……女人的第六感真是……厉害!厉害!“你说呢?”

  “那个长得很野兽、很暴力的男人?!我的天!我的天!你凭什么乱点鸳鸯?”

  梅良收拾了一下资料,一脸神秘,“因为啊……我看过野猪没有毛的样子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