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有容 > 改造野猪男 >
二十三


  猪……猪没有毛?“那跟你乱点鸳鸯谱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关系可大了。”看了下表……该出门了,待会她约了人签约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嗯……我发现呐,原来野猪没毛还长得挺帅的。”说完还给了滕英纱一个大大的笑容。出门喽!出门喽!

  “猪没毛……会很帅?会吗?”死要钱最近因为业绩压力大终于也发疯了吗?

  恐怖喔——

  只是人都走远了,她也没办法把她捉回来问清楚。滕英纱只好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,也不知为什么又想起了方才那三个男人不断重复的名字。

  关镜研……嘶,这名不陌生呐!关镜研、关镜研……咦?她好像听梅良提过一次……那不是“野猪男”的名字吗?

  她想想她想想……星巴克的精英男说关镜研是谁来着?

  他是长风的总经理。

  他是关宏宽的独子。

  “喔喔喔——”

  此时有个造型师也进来打卡,她好笑的看着发出怪声的滕英纱,“纱纱纱,你一早来学公鸡报晨吗?”

  蒙英纱陷入“顿悟”的喜悦中。“我的天呐!我的天呐!”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”

  “你知道吗?虽然有时候我会受不了梅良那死要钱的个性,可她这回真是做对了一件事,我真是太佩服她了!干得好!死要钱!”

  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
  “把水仙送上山去!”

  “……”可怜的老板!她到底惹到了她的两个死党什么?一个强逼着她上山,一个还在一旁拍手叫好,若是一个人到了这样的地步算不算众叛亲离?!

  一对男女相隔着二十步左右的距离,女人先看到了男人,然后美眸里渐渐渐渐的汇聚了泪水。

  男人抬起眼,正好看见女人眼里的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一颗颗的往下坠,然后彼此的视线焦着住了。

  这样的场景绝不是哪出电视剧或是电影的场幕,而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!

  这是什么状况?寇水仙和关镜研才由温泉地回来,东西都尚未回到家中搁下呢,就出现了这种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场景。

  先是看看那个梨花带雨的大美女,然后又看看一脸冷漠的关镜研……

  不必问,她都知道这两人铁定认识,只怕还“爱恨纠结”,只是看着他们彼此眼中的百感交集,怎么她心里也是惆怅万千?

  只是在彼此目光焦着的同时,她怎么看都像是配角,当然,还有一个更小的配角——曾欣玉。

  对了,这女的怎么也来了?

  只是……眼前这大美人很像、很像曾在一些社交场合看过的,某位百货集团的少奶奶!记得那位少夫人叫……

  林语倩!对,她叫林语倩。

  林语倩一步步的走向关镜研,在约莫十步的距离时忽然向他扑了过去。“研,我好想你!你不见了的日子里,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!”

  寇水仙的眼睛看着那双在关镜研身上下断缩紧的手和不断磨蹭的脸,她的眼眯了眯,很想做棒打鸳鸯的事。可……

  那也得“名正言顺”呐!她是关镜研的谁?妻子、未婚妻?都不是,她甚至连他的女友都称不上,因为他没说过他喜欢她,也没给过任何承诺!

  他和她有的只是关系。一种在这种性开放的社会,只要男女双方愿意就能够产生的不必负责任的关系。

  她和他说起来,其实什么都不是!

  她把有话要说的嘴慢慢阖上,握紧的手也悄悄的松放,像是放了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然后,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原来……

  她曾想捉住关镜研,想把他变成她的!

  原来……她骄傲的性子骗了她那么久!像是小时候明明就好喜欢、好喜欢一件粉色洋装,可她硬是要表现得一点也不喜欢的样子,直到妈妈把那件洋装买下来送给妹妹,她才躲在棉被里哭了好几天。

  真的喜欢就要让对方知道,可现在这样……怎么来得及?

  现在太把心思集中在心情上无疑是自找苦吃,于是她鸵鸟似的把心思挪到他处。

  嗯嗯……那个在关镜研怀里磨来磨去的女人果然不是林语倩!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