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有容 > 改造野猪男 >
二十九


  “任何事情也都一样,工作、爱情……没有人是天生的胜利者,如果因为一路一挫败就放弃再去争取胜利,那一辈子就只能活在失败中了。””

  利玛吉的笑容令寇水仙毛毛的,似乎是看出了什么,她眼神不禁回避着她的。

  “打从在舞会中认识你之后,我就在想,这个女孩好忧郁呐!是为了什么原因?后来答案揭晓了,是为了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利玛吉。”

  “很难不发现吧!你在闪神的时候,手里常常拿着一张相片,你望着那张相片的样子,又不像是对方已经不在了,反而像是……你得不到,又不得不放弃的痛苦模样。”

  寇水仙讶异的看了她一眼,“你是巫女吗?”

  “哈哈……与其说我是会卜算的巫女,还不如说是你的心事全写在脸上了。”

  也许是这里没有认识寇水仙的人吧?她……终于可以不必这么“ㄍーㄙ”,可以不用忙着藏心事。

  “相片中的男人有妻子了吗?”

  “不知道,我离开的时候他有个心爱的女人,现在也许结婚了,也许没有。”一想到关镜研,她的心又慌了。

  “他和你又是什么关系?”

  寇水仙犹豫了一下,才缓缓开口,“我和他之间……很复杂。”她把关镜研和她从开始到结束的事说了一遍,这些事像是她的秘密,她对梅良和滕英纱提的并不多,可利玛吉……感觉上她就像是一个有智慧的长者,她很信任她。

  “听你这么说,他似乎是喜欢你的啊,为什么你不问他问个明白。”

  寇水仙苦笑。“因为不知道答案,也许才是最好的答案。”

  “鸵鸟!”

  “我也觉得。”

  “呐,早上你也看到狮子在狩猎了,它们对于每一次的狩猎都是全力以赴的,因为它们不知道,放弃了这次机会,下一次在哪里。

  “我觉得爱情也是这样,对待一段心动,勇气和决心不能少,真的努力过了,仍是没办法,那才该松手,而且那个时候对自己也算有个交代。像你这样……既下能说是绝望,又怕绝望的连个希望也不肯给自己,这样要死不活的算什么?

  “我看得出来,你很喜欢相片中的男人,现在你活得像鸵鸟一样,八成也是因为太喜欢他的缘故,可这终究不是解决之道,事情一定得弄得清清楚楚才行,就算真的失恋了,也才有再爬起来的力量。

  一个不认为自己错的人是永远找不到对的方向的,相同的,在心里仍存着希望的爱情是永远结束不了,也永远获不到重生的机会。”

  那晚她和利玛吉聊到很晚、很晚,又过了两天,她就整装离开非洲了。

  回来了一个礼拜,她每天就像米虫一样窝在家里,三不五时晃到公司去,梅良几天前见到她的感动已不复存在,现在的她一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——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工作?”

  见她毫无愧色的耸耸肩之后,她就会开始碎碎念。

  “成天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,你以为这里是非洲吗?成天到处晃的挖一堆虫就可以活下去了!真是有够过分……叽哩咕噜……叽哩咕噜……”

  可任她再怎么念,寇水仙就是不理她,反正她现在不想工作,还在“适应期”!

  她现在可是学会好好的开心过日了!咳……好像是在为自己的懒散找借口。

  今天寇水仙又不务正业的去压马路了,压着压着,她又到公司楼下的咖啡连锁店杀时间。

  其实在这里打混是很危险的,因为彩漾就在楼上,再加上这家咖啡店就像是自家公司厨房似的,公司职员三不五时都会跑到这里买咖啡。

  管他!反正最坏的情况就是被梅良遇到,然后又被她念了一顿而已。

  十二月的咖啡厅里充满了圣诞节气氛!入口处放了一株挂满装饰品的圣诞树,就连外带纸杯、甜品也都是浓浓的圣诞气息。

  点了杯焦糖玛琪朵和一客树干蛋糕,她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来。

  从非洲回来,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心情工作,所以她的穿着是很不时尚的,一件保暖的卫生衣、一件宽宽的大圆领白色麻花毛衣、牛仔裤、球鞋,她甚至连头发都懒得吹直。

  以前痛恨死她那颗天生的米粉头,可当长度够、重量也足以把那可怕的卷度稍微拉直后,她的米粉头居然成为现在长发女星最爱的澎松风情发型?!

  之前还有人跑来问她头发是在哪儿烫的?哈哈哈……挺得意的,不知道这算不算因祸得福!

  再来就是她的一身黑皮肤!

  她们寇家女人的皮肤都像是水煮蛋一般的好,可没有任何女人在非洲的“毒阳”下两年,皮肤还能保有水煮蛋一般的白嫩吧?如果有,她只能说那不是涂了油漆就是上了粉。

  其实黑皮肤也没啥不好,可她毕竟是东方人,东方女性“一白遮三丑”的观念可深了,她又是个造型师,自己可是活广告,因此她还是得早日把它白回来,对于这点她倒是不怕,反正她白是比晒黑来得容易。

  只是……在白回来之前,她已经被菲劳、泰劳搭讪了不少次!之前还有个黑人猛对她抛媚眼大表好感,也有老外问她HOW much?

  不要脸的死老外!HOW个头啦!还HOW much呢!她气坏了,什么也没回他,直接对他比了中指,

  好像她变黑后,以前老盯着她看的东方男人不见了,老外对她的好感度倒是大增。

  这回她静静的在这里享用她的咖啡,又有老外前来搭讪了。

  “美丽的小姐,我可以坐下来吗?”

  流利的英语加上绅士的风度,寇水仙懒懒的回以英语,“这里是公共场合,我没道理阻止你这么做。”变黑真的使她的“异族”桃花变旺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