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有容 > 改造野猪男 >


  每天在睡觉前,她总是拿着野猪相片来自我催眠一番,一来想着如何改造他;二来也顺便加强自我心脏,强迫自己面对他、改变他!谁知,这一看她又夜不能成眠了!

  就这样,她已经有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!

  现在她好不容易能好好的补个眠,没想到先是隔音出了问题,连外头下着大雨都听得到,然后又有奇怪的燃烧柴薪的声音,接着还有人推着她叫她起来,是怎样?她连小补个眠都会有人看了碍眼就是了!

  瞧瞧她肩膀上的力道,只是小小的睡个觉有那么天地不容吗?

  过分!真过分!很痛欸!

  肉体上的疼痛使得寇水仙在迷糊之际,很本能的捉起伸手可得的攻击物——枕头,用力的就往企图卸下她肩膀的人甩了过去。

  在攻击的同时她也怒喊出声,“马丽亚!你这个恶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她的那个“仆”字还没出口,就被她攻击人得到的“砰”字给打掉所有的话了。

  攻击人为什么会“砰”一声?一定就是得手了嘛!

  她目睹枕头往某个大个儿脸上砸去“砰”了一声,之后掉下来,然后……咳咳,她看到一张不怎么高兴……不!那不叫“不怎么高兴”,而叫暴怒的脸!额上还有青筋跳动……

  大眼瞪小眼了半天,寇水仙收不回视线,心脏像是突然移位的长到耳朵旁边,她听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——怦……怦怦怦……

  “你看够了没有?”

  “呃?”青筋跳动的速度变快了!

  “慢半拍的家伙。”

  “嗄?”

  深吸了口气,男人放弃和她沟通。“醒了的话就赶快离开,我这里没有多余的地方收容人。”

  “离开?”刚醒来的寇水仙一脸迷糊,她慢慢的打量了一下环境——一张木桌、一张椅子,还有灶……这的确不是她的住处,那这是……

  “我记得我要找野猪男,哪知那男人住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,又下了好大好大的雨……然后呢?”她喃喃自语的说。

  “然后你打死了一条蛇后就昏了。”见她一脸吃惊的表情,男人浓黑的眉毛微扬,“还有没有要我补充的?”

  “打、打……打死……”  。

  “打死一条蛇。”他替她把话说完。

  女人!在挥棒时不是还豪气万千,现在却连句话都讲不全?嗟!

  “它它它……它死了?”想起来了!她想起来了!

  “生要见蛇,死要见尸吗?”

  寇水仙几乎尖叫,“不用了!”她现在是完全清醒了,当然也忆起了她在半疯狂状况下宰了一条蛇的事!

  可是,那之后咧?她瞪着眼前这熊一般的大个儿,一头长乱发用绳子扎起来,然后还有一把大大的、末稍微卷的胡子……嘶,怎么有一种很不舒服的熟悉感?她瞪着人家看的同时,男人也毫不忌讳的看着她,原本她要别开脸,可又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……

  “你救了我?”

  “如果不是怕麻烦,我不会介意泥水中躺个人。”

  这男人冷冷的音调、冷冷的眼神,连说出来的话都很冷血!这让寇水仙实在无法对他产生好感,即使他救了她。“既然如此,你干啥还救我回来?”

  “我说过了,怕麻烦。”

  “救我回来不是更麻烦?”

  “你躺的地方距离我的住所最近,你出了事我会很麻烦,倒霉一点还上了媒体,那就不得安宁了。”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感觉还好吗?”

  才刚想骂他冷血,没想到下一刻他就表现他的关心?“我很好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这冷血的家伙是真的关心她吗?“是啊,我没事。”

  “很好,那你可以走了。”她错愕的表情并不能改变他的决定。“就如所你看到的,我住的地方就这么大,没有地方再收容人了。”十多坪的空间,吃喝睡,甚至连洗澡都在同一个地方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寇水仙的脸色明显变了。外头乌漆抹黑还下着雨欸!

  “你是来找人的?”就当日行一善吧,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女人口中的“野猪男”是谁,可住在附近的就只有几户,有住址他就知道她找的是哪家人。“把住址给我,我告诉你你要找的人住哪里。”

 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念了个住址,只见男人的脸越来越黑,一双像刀子般的利眸就盯在她身上。

  “你确定是这住址?”

  不看那张像野人般未进化的脸,他的声音除了偏冷外还挺悦耳的,可一看到那张脸……优雅的嗓音就像出自他人,宛如配音!感觉上像是自陈松勇的口中发出张信哲的声音一样!“是啊!听说是最山里的那一户!”寇水仙忍不住抱怨。“再往山里头走到底还有几户?”

  “没了。”

  “没了?那这里是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