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茱 > 少爷行行好 >


  天卉工作多年,也经历过不少职场中的勾心斗角和公司的人事风波,但心性纯善的她,并没有因此对人产生防备之心。

  “就是嘛!还是温心懂我!”

  “不行!再这样下去永远都谈不了恋爱,更别说结婚了!所以我明天帮你安排了相亲。”

  “采菱,你也太行动派了吧?”关天卉惊讶蓝采菱的行动力。“我又没有想要相亲……”

  一旁的温心淡笑着看着两个好友,性急的蓝采菱通常是嘴里还说着,手边早已行动,不像温吞的天卉,什么事都慢一拍,完全奉行“三思而后行”和“思了不一定要行”的生活宗旨。

  “是喔,不相亲,靠你自己谈得了恋爱吗?”蓝采菱忍不住糗她。

  “我……”关天卉心虚地回答。“是不行……”

  “所以,我全替你安排好了。”蓝采菱勾着她的肩。“你放心,明天这个对象,绝对是个优质男人,学历高、薪水高、姿态低、长相优,吃喝嫖赌样样没碰。温心也看过他,觉得他不错。”

  “奇怪,这种绝迹的保育动物,为什么现在还没结婚?”天卉直觉地问道。

  “他是美国华侨,一直忙事业,没空谈恋爱,上个月才回台湾。”

  “喔……”关天卉想了想,仍忍不住哀嚎。“还是不要好了啦~~好怪啊!”两个陌生的人,却为了共度一生的目的见面,那气氛肯定尴尬到不行。而且,听起来他们生活完全没交集,能聊什么?如果只是呆坐着,岂不是更怪?

  “不行!我都已经跟他约好了,你一定要去,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!”蓝采菱强迫道。不用强硬手段,又懒又温吞的天卉一定不会答应。

  “天卉,去看看吧,如果不喜欢,就当多交一个朋友啊。”温心也加入劝说。

  “可是……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,场面一定会冷到不行耶……”天卉光想到那场面就忍不住痛苦地皱眉。

  “如果场面冷,你就说几个笑话啊,你不是最喜欢讲笑话了?”蓝采菱建议道。

  “拜托,”关天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“你每次都说我的笑话超冷,还要我讲给陌生男人听?”

  “哈哈……说得也是……”蓝采菱尴尬地笑笑,又赶紧说道:“放心,他人很好,不会给你难看的啦!他说不定还会觉得你很可爱咧!”

  “唉……好吧。”既然连温心也觉得那人不错,她就去看看也好,大不了就当是在客满的餐厅里和陌生人并桌吃饭喽。

  “太好了,我明天会请他穿白色西装,系蓝色领带,在咖啡厅等你,这样打扮的人不多,很好认的。”

  “在哪一家……”天卉还要问是哪一家咖啡厅,刚好歌来了。

  “歌来了,快唱,这是我特地为你点的。”蓝采菱没听到天卉的问话,就把麦克风塞给天卉。

  “……有些事急也没用,我了解,我不想人老珠黄,才被人送作堆,走在红毯那一天……”

  什么歌呀?她正值女人的黄金时期,才没有“人老珠黄”咧!天卉嘴里唱着,额头不禁冒出三条黑线。

  “怎么样?有没有很适合?”蓝采菱又调皮地顺势说道。“等你结婚,我再帮你点﹃今天你要嫁给我﹄!”

  天卉心里叹了口气,唉!有这样热心的朋友,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真希望明天打雷闪电、狂风暴雨,外加塞车塞成一条龙,只要让她有正当理由无法赴约,什么都行……

  关天卉终于切切实实地体会到,什么叫“事与愿违”。

  今天不但云淡风轻,气温舒适宜人,连平常下班时间塞到不行的南京东路,也离奇的畅通无阻!

  来到约定的咖啡厅大门口,关天卉不禁又开始犹豫不决,她有千百个不愿意,但如果没赴约的话,蓝采菱一定会念到她耳朵长茧。为了让耳朵清静点,天卉在门外徘徊了好一会儿,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进去赴约。

  下班时间,咖啡厅里人很多,几乎都是刚下班的年轻男女,每个人的神情轻松,只有天卉看起来既尴尬又紧张。

  白色、白色、白色……她嘴里喃喃念着,张大眼四处看,但这儿几乎每个男人穿的都是深色西装……

  咦?

  这男人好优!关天卉视线落在咖啡厅的一角,霎时眼睛一亮,心底惊叹着,但也有个疑问……米色等于白色吗?笼统算来,应该……是吧!

  她走过去,那个身穿米色亚麻西装的男人就坐在玻璃窗旁,黄昏的晕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,让原来长相斯文的他,更显贵族气质。而他帅气的脸也因为淡淡的阴影,更突显了脸部轮廓,那略带神秘的气息,令她不自觉地迈步走了过去……

  这就是要跟她相亲的男人吗?她的心跳好快,惊讶地发现自己都还没开始了解对方,却已经先被他吸引了。

  “你好,”关天卉露出大大的笑容和他打招呼,藉此掩饰自己的紧张。“我是——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需要,请你离开。”她话还没说完,屈浩宥却连头都没抬,便直接冷淡地打断她的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