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映徽 > 魅狼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她偏着头,试图回想,然而下一刻她却抱着脑袋,发出痛苦的呻吟,纤细的身躯更是颤抖个不停。

  “好痛……好痛……我想不起来……什么也想不起来……”

  “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?”萨昂又问,如鹰般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,像是想看穿她话中的真伪。

  她可怜兮兮地摇头,眼眶中的泪水克制不住地淌落。

  “这里……这是哪儿……我是谁……你……又是谁?我到底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她的脸上写满了惶恐不安,像一只不小心受困陷阱的小鹿,看起来是那么的惊恐无依,可怜极了。

  萨昂直视着她的眼,缓缓说道:“你在返家的途中遇到埋伏袭击,身边的奴婢和护卫全都死光了。”

  听见如此可怕的消息,她倒抽口凉气,眼底的恐惧更深,纤细的身躯也抖得更加剧烈了。

  “那我……我怎么没死?还有……我到底是谁?你知道我是谁,对不对?”她楚楚可怜地望着他。

  “没错,我的确知道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她的眼儿一亮,像是在一片黑暗中好不容易见着了光亮,整个人也跟着有元气了些。

  “我是谁?我叫什么名字?请你快告诉我!”她眼中含泪地央求。

  萨昂注视着她片刻,唇边忽然勾起一抹浅笑。

  他那俊魅迷人的笑容让她有片刻的失神,而他则更进一步地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俊颜俯低,两人的脸孔近得几乎鼻尖相贴。

  当她惊诧得屏住呼息,一颗芳心莫名地狂跳不止时,他以拇指亲昵地摩挲她柔嫩的面颊,以低沉的嗓音说道——

  “你是我将过门的妻子朵儿,欢迎回家。”

  他说,她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,原本预计再过半个月就要拜堂。

  他说,她所有的亲人皆己亡故,而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家人。

  他说,在先前那场意外中,只有她一个人幸存,其他奴婢和护卫们全死了……

  朵儿怔怔地发愣,白日萨昂透露给她的这些讯息,让她的思绪混乱,心中浮现无数个疑问。

  她偏着头,沉默地思忖着些什么,一旁的奴婢玉真看见她蹙着眉心的模样,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小姐,玉真弄疼您了吗?”

  朵儿回过神,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玉真松了口气。“奴婢还以为不小心弄疼了小姐,如果小姐有哪里不舒服,记得要告诉奴婢呀!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以沾湿的布巾帮朵儿擦拭身躯。

  由于朵儿身上有多处伤口,虽然都只是皮肉伤,不算太过严重,可在伤口结痴之前并不适合浸泡在浴水之中,因此萨昂便派了玉真来服侍她,帮她将身躯仔细擦拭干净。

  玉真是个心细手巧的好奴婢,不仅动作轻柔,还伶俐地避开她身上的伤口,将可能造成的疼痛降到最低。

  “玉真,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?”朵儿轻声央求。

  玉真的动作一顿,从铜镜中瞥了眼朵儿的神情。

  “小姐想问什么?”

  “萨昂说,我们即将拜堂成亲,可是我什么都忘了,我想要早一点恢复记忆,你可以说说之前的事情给我听吗?萨昂是什么样的人?我又是怎么和他认识的?”朵儿一口气问了好多问题。

  “这……”玉真轻粗起眉头,一脸歉然地说:“奴婢是十多天前才到这儿的,对主子和小姐的事情其实不太熟悉……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朵儿脸上难掩失望。

  她沉吟了一会儿,正想要再问些什么的时候,玉真却抢先一步地开口。

  “小姐,奴婢现在帮您抹上药膏吧。”

  朵儿正打算开口回应时,房门忽然被人打开。

  她吓了一跳,转头一瞥,就见萨昂走了进来,那让她惊愕地瞪大了眼,俏颜霎时烧红。

  她现在可是浑身赤裸地趴在床上哪,虽然最私密的女性部位都压在榻上,然而她整片美背和浑圆的粉臀却全被他给瞧了去!

  萨昂望着榻上赤裸的人儿,除了那双幽魅的黑眸变得更灼热一些之外,俊颜的神色不变,仿拂眼前这般美景他早已见惯了。

  他瞄了玉真一眼,玉真对上他的目光,朝他点了点头,随即起身退出房间,临去之前还细心地为他们关上房门。

  眼看萨昂迈开步伐往床边走来,朵儿惊慌地试图阻止。

  “不……你别过来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