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映徽 > 魅狼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察尔雅将他换下的衣物小心藏好之后,拉着他的手,说道:“好,现在跟我来,我带你离开。”

  “离开?”男孩摇头。“我不能离开,我还要等祖父一块儿走。”

  “你等不到他了!”察尔雅脱口说道。

  等不到?这出乎意料的回答让男孩愣住了,从刚才一直存在心底的那抹不安与焦虑顿时又更深了。

  “为什么等不到?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别问那么多,快跟我走就是了,若是迟了,只怕就来不及了!”

  男孩还想拒绝,但察尔雅己不由分说地将他拉出房间,结果才一刚走没多久,就听见一阵杂沓的声音传来。

  察尔雅拉着他,小心地闪身躲到隐密的角落。

  诡异的气氛,让男孩也跟着提高警觉,噪声不语。

  “那孩子不见了!”

  “该不是知道事迹败露,所以逃了吧?”

  “快点追,别让他跑了!”

  听见那儿个人的声音渐远,男孩才低声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察尔雅蹙着眉心,轻叹了口气后,才开口答道:“你的祖父刚才动刀,截去了族长的一条手臂。”

  闻言,男孩虽然有些惊讶,但语气笃定地说:“一定是真的有需要,祖父才会那么做的。”

  祖父的医术精湛,又有着宽厚仁慈的心肠,绝对不会任意伤害其他人的身体,倘若祖父真的动刀截去了族长的手臂,那必定是族长的病况非得要那么做,才能够保住一条性命。

  “你祖父动刀前,的确有提及必须立即动刀切除病灶的根源,可没人想到他竞是要截去族长的手臂……眼看族长痛得陷入昏迷,其他人都认定你祖父定是敌方派来意图谋害族长的奸细……”

  “什么?祖父才不是!”男孩变了脸色。

  虽然他今年才八岁,却很清楚“奸细”、“谋害”是很严重的指控。

  “我相信你祖父不是,半个月前,我曾亲眼见过他医治一名贫病的老妪而不收分文,我相信他绝对是个好人,可其他人和族长不这么想啊!上个月底才有敌方的奸细混进来意图刺杀族长,所以这时候大伙儿的戒心和疑心都很高。”

  男孩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追问:“祖父呢?我祖父呢?”

  “别问了,快走,我带你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跟祖父一起走!”男孩坚持道。

  “……已经来不及了。”察尔雅叹道。

  “来不及?什么意思?”男孩大惊,眼底有着掩不住的惊俱。

  “你……唉,看来不让你亲眼瞧见残酷的事实,你是不肯跟我走了。好吧,你跟我来。”

  由于男孩穿上了仆役的衣裳,加上有察尔雅的掩护,他们一路避开了多名护卫,悄悄来到一处花林茂密的角落。

  从枝叶的缝隙,男孩远远瞧见了他亲爱的祖父一动也不动地倒在一片腥红的血泊中,不仅如此,祖父的手脚还被残忍地斩断,死状凄惨!

  男孩骇然抽气,惊恐地瞪着这一幕。

  他的脑子陷入一片空白,有种快要喘不过气的痛楚,仿佛有一条绳索正狠狠地绞紧他的咽喉……

  一双黑眸蓦地睁开,在仅有微弱月光的幽暗中,隐隐闪动着光芒——那是充满恨意的眼神。

  萨昂的神色阴郁,气息有些粗重,刚才梦见的陈年往事,让他俊魅的脸孔浮现一抹狠戾之色。

  已经十五年了……

  即使当年他才不过八岁,即使事情已经过了十五年,但是当时的情景,仍深烙在他的脑海中。

  祖父,他世上唯一的亲人,当年好心前去医治“赤那部族”的族长察木克,最后却被残忍地处死!

  萨昂闭了闭眼,沈痛的往事让他的胸口涌上一股强烈的抑塞郁闷,就连心脏也狠狠地揪紧。

  由于他爹娘死得早,他自幼是由祖父带大的,祖孙俩相依为命、四处游走。

  八岁那年,他与祖父正好行经“赤那部族”附近,有名老妇人患有痛疾,祖父治好了她。

  消息一传开,榷患各种疑难杂症的病患便闻风而来,请求祖父医治,而仁心仁术的祖父一一治好了这些病患。

  当时,“赤那部族”的族长察木克染上不明恶疾,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,听闻祖父医术卓越,便派人请祖父前去医治。

  祖父悬壶济世,一生以救人为志向,自然毫不犹豫地应邀前往,想不到,却因此枉送了性命。

  那些无知又愚蠢的人,竟因为自己的多疑与猜忌就怀疑祖父是敌方派去的奸细,还用残忍的手段处死了祖父!

 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血腥残酷的一幕,更恨自己当时连想要亲手埋葬祖父的能力也没有。

  这件事情成了刻在他心底最深的痛,这十五年来不曾或忘。

  在他的人生中,最不需要的就是爱情,而活着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当年害死他祖父的察木克付出惨痛的代价!

  他誓言要报仇,而现在,时机己然成熟。

  萨昂转过头,望着枕畔安然酣睡的人儿,眼底闪动着阴鹜的光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