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朱映徽 > 魅狼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娘见娇根本不想见他,他却不肯死心,执意纠继,又怕他随时要取你爹的性命,所以决定先下乎为强。”

  先下手为强?!

  察朵儿暗暗心、惊,忍不住追问:“娘做了什么?”

  “为了不让萨昂有机会再伤害你们父女,娘刚才命人偷偷在送去给他的膳食中下了毒药。”

  “什么?毒药?!”

  察朵儿惊骇地抽气,脸色瞬间苍白如纸。

  “奴仆已经把膳食送过去,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吃了吧?别担心,他很快就不能再纠继你,也没有机会再伤害你爹了。”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  想像着萨昂毒发身亡的画面,察朵儿就心痛得掉下眼泪,心急如焚地转身奔了出去!

  察朵儿脸色苍白,一路往萨昂所住的客房奔去。

  当她宛如一阵旋风地闯进去时,萨昂果然已经在用膳了。

  “不!”

  她惊呼一声,冲上前去,伸手将桌上的饭菜全都扫到地面,房里顿时变得一片狼藉。

  萨昂错愕地看着她。

  “怎么了?朵儿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你……你已经吃了?”

  萨昂点了点头,他确实已经用膳了一会儿。

  “究竞怎么了?”他温柔而关心地问着她。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  察朵儿颤栗地摇头,一想到萨昂再过不了多久就要毒发身亡,她就忍不住扑进萨昂的怀里,崩溃地大哭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吃?我不想失去你,我不要失去你呀……”

  为什么要吃?不要失去他?

  萨昂困惑地皱着眉,不懂她的激动究竞是为了什么,但她的投怀送抱、她所表现出来的深切情意,让他感动万分地楼着她。

  他原本以为,自己还要过很久很久才一能再度拥抱她。

  “朵儿,别担心,你不会失去我的。”他开口安抚。

  “你不懂……你不懂……”

  “别哭了,到底怎么回事?”他安慰着她,舍不得见她落泪。

  “娘说……她说……她……她……”察朵儿哑咽难言,只能一个劲儿地猛掉眼泪。

  玉舒兰也来到了房门口,冷静地看着这一切。

  “我在你的膳食中,下了毒。”玉舒兰开口说道。

  萨昂闻言,震惊地看了看玉舒兰,又疑惑地看了看地上那一片狠藉。

  “娘,快给他解药!”察朵儿想到什么似的,急嚷道。

  “为什么要给他解药?”玉舒兰摇了摇头。“你不是不原谅他、不爱他吗?既然这样,娘帮你除掉这个男人,你该感到高兴才对呀!”

  察朵儿猛摇头,摇落了串串泪珠。

  “不……我早就原谅他了,我也没有不爱他呀!”她哭嚷。

  “他深深伤害了你!你还是爱他?”玉舒兰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也不想这样……可是……我就是没有办法不爱他……”察朵儿哭着说道。

  萨昂闻言,心里大受感动,忍不住将她拥得更紧。

  “朵儿,听见你这番话,我就算死也无憾了。

  听见“死”这个字,察朵儿的脸色又更苍白了几分。

  “不!不要!我不要你死,我要你陪我一辈子,我不要你离开我!”察朵儿焦急地哭嚷道:“娘,求你快给他解药,好不好?”

  玉舒兰看了看萨昂,又看了看女儿,最后摇了摇头。

  “朵儿,娘办不到。”

  “娘……我求你……”

  “你求我也没有用,因为根本就没有解药。”

  什么?!没有解药?

  难道……娘下的是无解的剧毒?

  察朵儿浑身颤抖,几乎快心碎了,想不到娘接着又说——

  “他根本就没中毒。”

  嘎?

  没中毒?!但……他明明已经吃下部分膳食了啊!

  “我根本没下毒。”玉舒兰又说了一次。

  原来如此,萨昂终于恍然大悟。

  刚才听见自己中毒时,他就觉得古怪,因为他一点中毒的感觉都没有,即使暗自运气,也没察觉任何异样。

  原来,一切都只是玉舒兰编造的。

  至于她的用意……

  萨昂望着玉舒兰,眼里浮现一抹感激。

  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时,察木克也出现了。

  他轻揽着爱妻,说道:“朵儿,你娘这么做也是为你好。”

  “是啊,看你明明早已经不气了,却还要假装不肯原谅萨昂,他有那个耐性等下去,我们可等不下去。”于是,他们索性想了个计谋,好让女儿可以坦白地面对自己的心意。

  见女儿像是吓傻了,还没回过神来,察木克对萨昂说:“这里交给你了。”

  萨昂点点头,目送他们夫妻离开,他连忙安慰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